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他信手捻来都是经济学的例子

2019-02-16 12:37
TAG:

  马歇尔一八四二年出生于英格兰的波梦西。父亲是英格兰银行的职员,是个严厉又讨人厌的暴君,不输给詹姆士.弥尔或罗马皇帝卡利古拉。他的下额突出,并守着新教福音派的信条。父亲带小马歇尔钻研学校功课,常常是希伯

  马歇尔一八四二年出生于英格兰的波梦西。父亲是英格兰银行的职员,是个严厉又讨人厌的暴君,不输给詹姆士.弥尔或罗马皇帝卡利古拉。他的下额突出,并守着新教福音派的信条。

  父亲带小马歇尔钻研学校功课,常常是希伯来文,每天都到晚上十一点。慈祥的姑妈让小马歇尔得以喘口气,夏天的长假他都与姑妈一起度过。姑妈不在乎什么希伯来文,替小马歇尔买了一艘小船、一把枪与一匹小马。

  很快的,马歇尔放下了枪与小马,从牛仔摇身一变,成为剑桥大学的学生。这是出于反抗的行为。父亲原本希望马歇尔接受牛津的奖学金,在那里学习拉丁文,并准备从事神职工作。然而,马歇尔的性格叛逆,当父亲认为他在房间里研读宗教时,他常常是在研究数学。

  父亲不懂数学,也鄙视数学。但是对马歇尔来说,数学是解放的象征(或许是出于潜意识的愧疚感,日后他把经济学里数学的部分都留到脚注)。凯因斯在一篇关于马歇尔的文章中写到:

  「不!马歇尔决不会接受那笔奖学金,将自己埋藏在死气沉沉的语言里。他会逃到剑桥做一个小船员,爬上几何的索具,向天空侦查。」

  在剑桥的圣约翰学院,马歇尔的数学成绩优异,靠着辅导数学系的学生来赚取零用钱。在一八六五年毕业前夕,原本打算研究分子物理的马歇尔,突然转向了形上学。

  一八六八年他旅居德国,研读康德的原著。很快的,他又跟着剑桥的同事希区威克(Henry Sidgwick)进入了不可知论。希区威克有时从事经济学写作,他展现了徒除了信心以外的所有美德,也认同教伦理与理想。

  凯因斯说,希区威克花了人生一半的时间来证明上帝不存在,其余的时间则希望他自己错了。虽然马歇尔并没有如此折磨人的内心挣扎,但是他和希区威克一样,拥有高尚的道德品格。

  马歇尔没有听从上帝的呼召而去传教,让父亲感到很失望。但是他听到了穷人的哭声,敦促他研究经济学:

  我从形上学转入伦理学,觉得这要解释社会现况并不容易。一个朋友读了很多我们现在所谓道德科学的东西,他常跟我说:「啊!如果你了解经济学,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于是我读了弥尔的《经济学原理》,对他的观点非常激赏。我对机会不平等的适切到怀疑,胜过对物质安逸的怀疑。于是,我利用假日,到几个城市里最贫穷的角落,看着那些最穷困人家的面孔。之后,我决定要彻底研究经济。

  马歇尔一度选择接受经济学的呼召,如神父般全心奉献。在中世纪盛行着三门伟大的学科:神学,以灵魂完美为目的;法律,以公义为目的;医学,以身体健全为目的。马歇尔提供了第四门伟大的学科经济学,以全民物质生活福祉为目的。

  马歇尔终其一生争取经济学成为一个单独学门,从历史与道德科学中独立出来。他试着设计经济学课程,也试着联合经济学者。对马歇尔来说,经济学是合作的职业。他不喜欢同室操戈(当人批评他的作品时,他会特别不高兴)。

  他说,只要有合理的诠释,几乎所有古典经济学家所教导的东西都是对的除了相互攻讦的时候。经济学家必须超越,做理性与真理的捍卫者:

  学习社会科学的学生一定要对大众的认同戒慎恐惧如果有任何看法可以让报纸大卖,那么学生可能就落于限制、缺陷与错误之中,如果有这样的情况,绝对不要不带条件地倡导这些看法。

  马歇尔是个极富魅力的人,拥有一双明亮的蓝眼睛。他的学生谈到了无数次在他家茶余的对话。做为一名老师,他强调实例与时事,而非教科书上死板的方法。

  他信手捻来都是经济学的例子,有时是在古代历史中,有时是在剑桥上演的现代戏剧里。他说话总是带着轻微的笑声,然后用快乐的假音结束每个句子。有时候,他看起来有点傻。

  「进来,进来。」老师从小走廊进来,带我跟他一起上楼。老师问我:「你有没有任何想法?」。我说:「没有。」

  他说:「好,那听着。」于是他拿出一个黑色本子,开始念一大串题目,跟我说只要听到我喜欢的题目就告诉他。我有点紧张,听了第一个题目就说我要,可是马歇尔没有注意到,一直读下去。

  老师一个题目接着一个题目,念了差不多有五分钟。最后,他终于停下来问我说:「有没有发现你喜欢的题目?」我说:「我不知道。」他说:「没有人会知道,不过这就是我的方法。」

  除了这样的傻气,马歇尔可是绝顶聪明的。根据在剑桥的传闻,每当有困难的数学论文被提出,他总会去读第一章与最后一章,然后就可以站在火炉前面理解出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