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南京的风水旺地在哪里?

2019-04-06 14:10
TAG:

  一路向西,以紫金山为始,紫气东来,过中山门,一路贯穿明故宫、总统府、新街口、汉中门,再到长江之畔,历史轴线由此绵延。向来以选址为第一考量的涵碧楼,就在这条轴线的终点,于“东迎紫气”的长江畔,风水相融,立志在这处历史与人文情怀俱佳的黄金地段上打造出与日月潭涵碧楼、新开幕的青岛涵碧楼齐名,与城东紫金山遥遥相望的另一张南京名片。从紫金山的美龄宫,到黄埔路的憩庐,再到长江之畔的涵碧楼,百年文化发展轴线由此连接。

  长江的壮阔与灵性,孕育了六朝帝都的基因,也成就了无数建筑与人文的经典。放眼南京楼市,当前最贵最受瞩目的高端住宅,无不汇聚在河西,其规划理念和建设级别都在南京楼市首屈一指,俨然凌驾于传统豪宅片区——新街口。与此同时,江心洲生态科技岛这一“富人岛”也在悄然崛起,成为品牌大鳄争相进驻的宝地,气势惊人、不容小觑。与河西仅隔一条长江的江北,因为近期获批为第13个国家级新区而温度陡升,发展前景备受瞩目。

  而从城市发展的角度来看,南京涵碧楼除了东迎紫气,也衔接中山东路、汉中门大街的城市发展走向,同时又与未来潜力无穷的江心洲、江北新区对望,左旺河西,右利江北,契应了南京城市发展的格局,浓缩一江之景,成为城市人居和奢享的最高点。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而在金陵,又向来有“东富西贵”之说。所谓“东富西贵”,是说南京城东有紫金山,这叫紫气东来;南京城西,自古以来则多有达官贵人选址其中作为府邸,这被称为西贵。不仅在古时如此,在现代,城东以及河西两大板块也是高端人群置业的首选。

  然而,正如俗语所说,“风水轮流转”,在经过千百年的变迁,传统意义上的“紫气东来”,不仅围绕在紫金山附近,更一路穿过中山门,纵贯明故宫、总统府、新街口、汉中门,直达长江之畔,在这里形成了风、水兼备的宝地。事实上,整个南京也越来越呈现出由东向西发展的趋势。杜磊 撰文

  巍巍紫金山,孕育了六朝古都的浩瀚历史,也书写了“金陵帝王州”的盛世长卷。朱元璋曾经说,“取金陵,即取天下”。他把一生所有的风水能量,全都布局在紫金山,成为南京最高的仰望。

  辛亥以后,南京成为中华的临时首都,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先生在总统府宣誓就任中华临时大总统。这里成为了当时中国军事的中枢、重大事件的策源地,很多重要人物都在此活动过。

  到了现代,南京继续沿着中山东路向西发展,新街口成为南京的市中心,这块弹丸之地的日均客流量峰值能达近百万人次,被誉为“中华第一商圈”。

  2001年,南京市第一次提出要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地打造河西新城和江北、仙林、东山三个新市区,跨出老城天地宽,如今河西新城已经成为了现代化新南京的标志。

  不难发现,从历史格局上来看,整个南京城市的发展轴线在不断向西移动。与此相应,南京人的置业板块也从传统的“东富”延伸到现在“东富西贵”的双重布局。

  作为江南四大名山之一,紫金山有着“金陵毓秀”的美誉,其三峰相连形如巨龙,山、水、城浑然一体,早在三国与汉朝就极负盛名。

  公元前333年,楚威王打败越国,在此掘山埋金,以镇王气,得名金陵山,这是紫金山最早的名称,也是南京别名“金陵”的由来,汉始称为钟山。三国时,刘备曾使诸葛亮到南京,他见此山川,叹曰:“钟山龙蟠,石头虎踞,此帝王宅也。”也正是因为其上风上水的龙脉位置,紫金山向来都有“紫气东来”的美好寓意,成为历代帝王将相公认的风水宝地。

  但正如俗话所说“风水轮流转”,在经历千百年的变迁之后,南京的城市发展呈现出“西进”的趋势。有著名风水专家分析,在城市东面绵延7公里的紫金山如巨龙招卧,紫气东来,过中山门,一路贯穿明故宫、总统府、新街口、汉中门,再到长江之畔,在这里紫气与一江碧水形成风水相融的绝佳宝地。事实上,从过去几百年南京的城市发展格局来看,也可以发现整座城市基本都是以中山东路为主轴,渐次向西迁进。

  凡到涵碧楼行馆现场参观体验客户,填写资料卡即可参与抽奖活动,奖品为青岛涵碧楼酒店免费住宿体验之旅。

  网曝总是比“正规途径举报”管用,“大义灭亲”比寻常举报更能引起有关方面重视,说白了还是基于一种眼球效应,纵然能因此揪出一些,终归挂一漏万。现实中,所谓“大义灭亲”式的举报多缘于亲人之间的反目成仇,而这种概率微乎其微,远不及全家“抱团”发生几率。

  如果不放开两孩政策,不全面放开生育政策,仍在犹豫中错失时机,相信用不了多久,政府就要走向鼓励生育之路,哀求民众为国家多生孩子,只是到了那个时候,为时已晚。如果能全面放开计生政策,这将是本届政府为中国所做的尤为重要的一个贡献,虽然它姗姗来迟。

  牙膏被明确为化妆品,这是相关部门加强行业管理的体现。不过,因为牙膏本身是一种人人每天都在使用的日用品,将其列入化妆品行列,也容易引发一些质疑。关于价格,关于生产卫生与安全问题,都可能会引来一系列的质疑或担忧。最主要的,公众有以下两点担忧。

  并非所有地方政府的办公楼都巍巍乎、赫赫乎,但民众视线中的巍巍乎、赫赫乎实在属于太平常、太平常现象。事实上,中国的众多照片之类影像,不仅已经属于中国内地民众观览的笑资,而且也早已经是海外传播的奇葩。